更多服务
网络直播行业再出新规,主播、“打赏”用户双实名,让阳光成为最好的防腐剂
来源:网络 日期:2020-11-26 浏览
网络直播,这是一场科技时代的娱乐盛宴。
近几年,乘着技术发展的风浪,视频生态迅速崛起,从短视频到直播,这无疑是科技娱乐时代的又一个风口浪尖。而直播的世界更是包罗万象,从才艺、美食、生活到游戏统统都可以成为直播的内容,疫情催生的网络直播带货更是刺激线上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而成为一名网络主播,也并不需要什么过高的门槛,无数人蜂拥而至,想要在网络直播的世界中拥有一席之地,也因此,五花八门的直播内容开始层出不穷,这也逐渐导致了网络直播行业乱象频出。
近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要求网络秀场直播平台要对网络主播和“打赏”用户实行实名制管理,要通过实名验证、人脸识别、人工审核等措施,确保实名制要求落到实处,封禁未成年用户的打赏功能。
网络主播、“打赏”用户双实名,将从供给端到需求端的两方全部暴露在“阳光”下,这无疑是网络直播行业最好的防腐剂。
 
网络直播属于新生业态,也因此,在网络直播的土壤中,存在着众多为了“博眼球”而哗众取宠的低俗内容,庸俗、恶劣等与主流价值不合的问题一直存在于网络直播行业。不少主播为了追求“人气”、“流量”而游走在法律与道德的框架外,言语粗鄙、行为失范,让整个网络直播空间充斥着乌烟瘴气,将网络主播“实名制”管理,也就能将网络主播纳入到监管行列,让直播内容一目了然,这对网络主播无疑是一种十分有效的管理措施,对于直播平台也是一种有效规制。
“对于多次出现问题的直播间和主播,应采取停止推荐、限制时长、排序沉底、限期整改等处理措施。对于问题性质严重、屡教不改的,关闭直播间,将相关主播纳入黑名单并向广播电视主管部门报告,不允许其更换‘马甲’或更换平台再度开播……”
通过实名制的方法不断剔除问题主播,让实名制成为网络主播严于律己的“紧箍咒”,有利于网络直播环境得到极大改善。
 
同时,未成年巨额打赏问题也一直是网络直播行业有待解决的问题。此前不断有新闻曝光未成年人偷偷使用父母账户打赏主播的案例,有11岁孩子半年间打赏主播200万元,有为了打赏自己喜爱的主播而偷父母银行卡的,甚至还有孩子因为偷偷用父母钱打赏主播被发现后因愧疚而跳楼的案例,网络主播的野蛮生长,网络直播平台的管理缺位,早已严重影响了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而此次将打赏用户纳入到实名制管理中,更是能够有效解决这一由来已久的问题,将监管在“打赏”这一环节落实到现实中的每个人,对于青少年在网络直播的管理有着巨大作用。同时,只要“打赏”涉及到的用户、金额等都能够进行有效追溯,反向作用于网络直播内容监管。

除了减少冲动打赏的积极意义以外,打赏实名制,其实也压缩了网络直播平台的操作“暗箱”。
双十一直播带货话题里,李雪琴直播间网络直播刷量冲上热搜,311万的观众只有不到11万是真实观众,其他几百万的观众竟然都是“机器人大军”。


刷量,早已成为了直播间里心照不宣的秘密,为了营造主播的虚假“影响力”,追求利益,而以低廉的价格获取漂亮的“门面”数据,滥竽充数。这不仅污染网络直播环境,更干扰了正常的网络交易秩序。

曾有报道显示,网络直播刷量机器人仅需120块就可以买到一万个围观播放数据。漂亮的数据,低廉的成本,再加上网络直播监管宽松,刷量行为也很少受到处罚,机器人大军也由此横行直播间。

然而,网络直播刷量机器人的横行霸道却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正常的网络直播经济,不仅误导用户,还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干扰网络直播经济的正常秩序。

如何应对网络直播刷量机器人?

除了实名制的桎梏以外,此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到针对网络直播营销中虚构交易或评价、网络直播者欺骗和误导消费者等不正当竞争问题,要对其进行重点查处。国家网信办近日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的《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中,也对“虚构或者篡改关注度、浏览量、点赞量、交易量等流量造假”现象做出了制止。

待到相关政策落地,真正将相关部门的日常执法融入到网络直播间,网络直播行业的乌烟瘴气将会被肃清,网络直播间也会变得真正有利于网络用户、消费者、主播多方群体,这个有着无限潜力的新兴行业将会迎来崭新的面貌。